“中式快餐第一股”将花落谁家?近日,安徽老乡鸡餐饮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老乡鸡”)递交招股书,并于5月19日进行预披露,拟在上交所主板挂牌上市
“中式快餐第一股”将花落谁家?近日,安徽老乡鸡餐饮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老乡鸡”)递交招股书,并于5月19日进行预披露,拟在上交所主板挂牌上市。今年1月25日,曾经的“中式快餐第一股”乡村基在2016年退市后再度冲击上市,在港交所披露招股书,与老乡鸡共同争夺“中式快餐第一股”的宝座。计划3年开店700家,去年营收近44亿束从轩在2003年创立了老乡鸡的前身——“合肥肥西老母鸡餐饮有限责任公司”(下称“肥西老母鸡”),主打“肥西老母鸡汤”,注册资本50万元。2012年,“肥西老母鸡”品牌改名为“老乡鸡”,开始以直营连锁模式在安徽地区迅速扩张。2016年底,安徽地区的老乡鸡直营店超350家。此后,老乡鸡开始走出安徽。2017年,老乡鸡进入南京、武汉市场,两年后进入上海市场,在2020年继续进军北京、广东市场,同时也在这一年开启特许加盟模式。招股书显示,老乡鸡目前拥有1073家门店,其中991家为直营店,82家为加盟店。此次IPO,老乡鸡计划募资12亿元,主要用于“老乡鸡华东总部项目”、“新增餐饮门店建设项目”和“数据信息化升级建设项目”。老乡鸡在招股书中披露,计划3年内在上海、南京、深圳、北京等地区开设700家直营店。试图冲出安徽的老乡鸡,目前仍难以摆脱安徽地区市场集中的风险。2019年至2021年,老乡鸡来自于安徽市场的收入占比分别为82.01%、79.97%、70.65%。对此,老乡鸡解释为由于生产加工基地主要位于安徽,新鲜及短保食品的销售半径限制所致。随着后续上海生产加工基地的建设投产,老乡鸡预计将能加大覆盖华东及周边地区。老乡鸡分地区营收情况2019年至2021年,老乡鸡的营收分别为28.59亿元、34.54亿元、43.93亿元,呈上升趋势。而老乡鸡的综合毛利率则逐年走低,2021年毛利率仅16.56%,低于行业平均值20.35%。老乡鸡指出,毛利率下降是因为主要原材料成本上升、人工成本上升及疫情影响。老乡鸡的加盟业务,毛利率较同期直营店的毛利率高出6个百分点,公司解释为自营店房租等费用计入营业成本导致。2020年,老乡鸡创始人束从轩曾因手撕员工减薪联名信走红网络,喊出“宁亏5亿、哪怕卖房卖车,也要让1.6万员工有饭吃、有班上”的口号。不过,老乡鸡2020年的净利润虽较上一年少了5000余万,仍录得1.05亿元的净利润,2021年净利润进一步增加至1.35亿元,但仍未恢复到疫情前2019年的水平。老乡鸡主要业绩数据老乡鸡毛利率情况虚假增资存疑问要争夺“中式快餐第一股”,老乡鸡还有不少疑问待解答。招股书披露,老乡鸡存在虚假增资“瑕疵”。2005年6月,肥西老母鸡曾有一次280万元的增资。其中,创始人束从轩控制的正旺畜禽与束妻张琼共同以“肥西老母鸡”品牌的无形资产出资80万元。招股书中承认,“本次出资存在瑕疵”。为弥补该出资瑕疵,束从轩之子束小龙在16年后的2021年,用80万元现金补足历史上的无形资产出资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2005年的这次增资中,不仅存在虚假增资,还涉及国有资产。增资280万元中,合肥创新投出资200万元,持股50%股权,而该企业隶属于合肥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。2007年,合肥创新投根据此前协议,将所持有肥西老母鸡50%的股权转让给束小龙。正是在2007年这次股权转让中,束从轩从肥西老母鸡的股东名单中隐去,其子束小龙持股95%,束妻张琼持股5%。在此后历次股权转让后,束从轩与妻子张琼不再持有公司股份,其子束小龙、女儿束文及束小龙之妻董雪三人合计持有老乡鸡91.32%的股份。束家5人为老乡鸡实际控制人。老乡鸡股权结构图成立近20年,老乡鸡仅披露过两轮对外融资。其也在招股书中指出,公司融资渠道较为单一。2019年5月,加华资本向老乡鸡投资2亿元,估值约40亿元。2021年底,麦星投资与广发乾和分别向老乡鸡投资8900万元、5000万元,估值约180亿元。IPO前,由加华资本管理的裕和投资持有老乡鸡4.94%的股份,为最大机构投资方;麦星投资与广发乾和分别持有0.49%、0.28%的股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