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月24日,日本东京,“四边机制”领导人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,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宣读峰会声明
5月24日,日本东京,“四边机制”领导人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,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宣读峰会声明。(图片来源:法新社)当地时间5月24日,美国、日本、澳大利亚、印度四国领导人在日本东京举行美日印澳“四边机制”(QUAD)峰会。四国领导人就俄乌局势、新冠疫情、地区安全与合作、气候变化、网络安全等议题进行了讨论,并宣布《印太领海权意识伙伴关系》(IPMDA)的倡议。这场没有中国参加、却处处凸显中国因素的峰会表明,美国意图以QUAD为“印太战略”的抓手,将冷战式集团政治和阵营对抗引入亚太地区。陈旧过时的冷战零和思维有违时代潮流,注定不得人心。QUAD是美国在亚太地区打造的一系列“小圈子”之一。2007年5月,美日印澳四国在东盟地区论坛会议期间,举行首次安全对话。然而,由于日本、印度政局发生变化,所以该机制从2007年之后一度停滞。2017年以来,在特朗普政府“印太战略”的推动下,这个“空架子”才被重新架了起来。拜登上台后虽然推翻了前任特朗普的许多政策遗产,但是对所谓“印太战略”的热情不降反增。2021年9月24日,美日印澳四国领导人在华盛顿举行首次面对面峰会,标志着QUAD升级,成为美国推动其“印太战略”的首要政策协调平台。QUAD显然已经超越了所谓“安全对话”机制,成为美国纠集盟友在亚太实施所谓“遏制中国”战略的重要平台之一。尽管拜登政府一再强调要构建“自由、开放、包容和有韧性的印太地区”,但显然四国口中的“印太地区”从未“包容”中国,反而处处针对中国。比如过去几年,美、日等国就将中国远洋渔业企业正常的捕捞行为抹黑为“非法、未通报和不受管制的捕鱼作业”,荒谬地诬称“中国要为印太地区95%的‘非法捕捞’活动负责”,在此次峰会上通过的IPMDA,更是将美日这种荒谬指控转化为可能破坏中国正常经济活动、损害中国合法利益的工具。英国《金融时报》称,“美国将这项倡议视作一个减弱地区内国家对华依赖的策略。”英国广播公司直言,“中国因素是此次峰会的核心。”在QUAD峰会召开前,5月23日,拜登在东京宣布正式启动“印太经济框架”(IPEF),美日印澳四国均作为创始成员加入其中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IPEF也可以被认为是QUAD在经济领域遏制中国的“工具箱”。根据白宫5月23日的声明,IPEF主要涉及数字经济、供应链韧性、清洁能源、税收和反腐败领域。拜登表示,“这一框架承诺美国将与我们在该地区的亲密朋友和伙伴合作,以应对21世纪经济竞争力最重要的挑战。”美国之音就报道称,拜登政府在“印太战略”上侧重于安全,但在经贸领域缺乏必要的“黄油和面包”。IPEF就被视为弥补美国“印太战略”短板的经济抓手,目的是逼迫地区国家“登上和中国脱钩的贼船”。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四国在东京展现了一定程度的“团结”,但四国各自的战略利益却并不完全一致。日本虽然在政治领域对华态度日益强硬,但仍亟需通过强化与中国的经贸合作来重启经济;澳大利亚工党政府上台后,也不得不面对前任政府搞砸的对华经贸合作关系;印度虽然作为创始成员国加入IPEF,但仍不希望被视作“为了抗衡中国而加入”,并且对包括贸易在内的一些内容存在担忧。可以说,日本、印度和澳大利亚参与“四边机制”问题上,存有两面押注的心理,三国在对华问题上更多是采取一种模糊战略,有一定投机性质。事实将证明,包括QUAD在内的美国所谓的“印太战略”本质上就是一个制造分裂的战略,就是一个煽动对抗的战略,就是一个破坏和平的战略,这个战略不管做什么包装、换什么马甲,最终必然是一个失败的战略。美国早已过时的冷战剧本绝不能在亚洲重演,世界上正在发生的动乱战乱,绝不容在本地区发生。(聂舒翼)海外网版权作品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责编:聂舒翼、毛莉